长安筝

辞浅而情深,你是晨所好。

【方王/树洞体】来自怨念的袁柏清的一篇吐槽

-ooc属于我,幸福属于方王
-学pa

  洞洞你好:
  我今天是来槽我们班一对狗男男的,他们俩每天在我们班里无差别射击放闪光弹。严重伤害了我们WC班的视力,在此我代表我们班其他未脱单人员对他们表示强烈谴责:
  “F神,大W,你们的心都不会痛吗!?”
  F神是我的师父——至少我这么称呼他的。当初我们班L老师给我们一对一分组时,将我和他分为一组,从那以后我就和F神开始了共同提高成绩达到双赢的漫漫长路。
  都是狗屁。
  我只能在F神的碾压中瑟瑟发抖地度日好吗?还只能天天啃大W和F神喂的狗粮。
  大W带的徒弟是小G,小G是个特别可爱特别腼腆的孩子,但是成绩很好又很好学,就经常问大W问题。大W对小G也特别好,经常是一讲题一个课间,就很沉迷其中,不理F神。
  一次两次到还好,但是有一回那个单元学得特别难,大家的很吃力,小G连续一个星期都缠着大W问问题,大W也就一脸欣慰地笑,然后给小G解题思路和同样题型以及提高的解法。
  那个星期我看着F神的脸色从【看见小G问问题也同样一脸姨母笑】到【woc他怎么这么多问题】到【你放开老W他是我的!】再到【一脸愤恨扭曲地咬着手中并不存在的小手帕】最后进化成【看着小G像抢走他老婆所有宠爱的三儿】
  那个星期,F神讲题就像之前带别的同学讲题的大W,讲的题思路答案都对,但是在我听来,天马行空,不知所云。
  我晚上睡觉做的噩梦都是F神给我讲解一道动点但是辅助线都是空白的。
  但是在那一个星期以后,小G成绩明显提高了。大W高兴地不得了。虽然F神对于大W一周没有理过他耿耿于怀,但是秉着“大W高兴我就高兴”的原则,也怀着“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情,特别高兴。
   咱再把时间线拉到F神和大W刚入学那会儿。
   那会儿他们也还没现在那么秀呢,甚至F神是有点点仇恨大W的。
  毕竟开学的时候各班班主任都是以成绩第一作为班长的,例如LH班的Z男神,BT班的真汉子H,LT的X大佬,烟雨的C女神。
  但也有极个别不同的班,比如LY班挑的是成绩最均衡的Y苏而不是大圣H。
  我们WC班也处于这么一个极个别不同。
  我们选的不是总分第一的F神,而是排在第二的大W。
  对此,F神是有些不服气的,并且多次挑衅大W。并且对大W发出了“你要证明给我看。”这种宣言。
  后来吾W真的不服输,带领我们班拿了总平分第一两次。而大W那如流星一般神秘莫测的思维以及超高的数学成绩被我们学校冠以“魔术师”称号,一战成名。
  但至于从什么时候开始F神开始对大W“小班长”“小班长”地称呼,我并不愿意回忆起。
  那个时候开始,他俩开始炸我们的眼睛了。那杀伤力就相当于我女神LF用她的枪崩人。
  不过女神正中的是我心脏让我炸成烟花,而F神和大W是正中眼睛而已。
  不知道校园报头条什么时候会选择以《震惊!WC班竟发生血案!同学集体眼瞎!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为头条啊。
  哦对了,我们大W还喜欢可乐。大W还懒,不太喜欢做事。所以我们班也被F神打理得井井有条。
  F神上回是这么跟我讲的:“JX【大W】他平时很辛苦了,我不希望他再劳累。我希望能给他扛起半边WC,让我们的魔术师也能缓一缓,喘口气,休息一下。”
  哎呀妈我打到这儿居然热泪盈眶了。
  吾W真的……很累。我们这所中学的竞争力很大,但是每个人从这里走出都是社会的精英。
  可是想要获得最好的学习资源就必须要拿到总评分第一来证明我们的潜力。
  吾W为了WC班的同学们能拿到最好的资源,一直在拼心力提高我们的总评分,也连夜制定学习计划而整宿整宿睡不好觉。
  F神认可大W之后一直陪伴着大W,一直帮他分担一些义务,也会在大W累的不行的时候抱着他让他能安心睡觉。
  ——他们是最默契的。
  抱歉这次可能要掉马了,但是我还是想喊一句我们班为他们制定的应援语:
「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就这样无可阻挡地,扛着微草向前飞去。而治愈之神的白光永远都照亮他前行的轨迹」
   ——说好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呢!?

  等等等等——我的过来的目的是啥来着?
  抱歉啊,洞洞。这是一篇不大合格的吐槽了。谢谢洞洞听我讲了这么久。先匿了吧,万一有人不认识我们呢?是吧?

————热评————
防风V:确实掉马了啊,薄情儿,有这么吐槽你师父的吗!?不过看在你夸杰希的份上我今儿给你多讲几道题。
-冬虫夏草V:等等……师父……不会又是大王那种思路吧?
   -防风V:看你悟性。

飞刀剑V:啧啧啧薄情儿你看你心思全暴露了吧。我们班胜过LY班的瑰宝哦你也觊觎。
  -冬虫夏草V:我觉得,我这总比带走了LY班未来的混蛋好一点。

评论(6)

热度(36)